世界大师解析:人生有限学哪些知识才更有价值

原创 2020-03-01 01:27  阅读

  同样是读书,为什么有人越学越牛,有人越学越笨?高分低能是怎么造成的?应试教育为啥误人子弟?

  我们生活在一个知识爆炸的时代:每天全球要出版超过6000本书;《纽约时报》一周的资讯量,比18世纪一个人一生可能接触的资讯总量还多;新的科技知识每两年就会增加一倍。

  前美国教育部长Richard Riley曾说,2010年最迫切需要的十种工作,2004年还根本不存在。

  毫无疑问,将来,我们的孩子会从事现在还不存在的工作,使用现在还没发明的科技,解决现在无法想象的问题。

  与此同时,科学家认为,2049年时,售价1000美元的电脑的运算能力,将轻松超越全人类大脑运算能力的总和。

  那么,问题来了:知识越来越多,科技发展迅速,面对无法准确预知的未来,有限而不可逆的人生——哪些知识更有价值,是我们应该学的?哪些知识毫无意义,学就是浪费生命,甚至有害无益?

  阿尔弗雷德·诺思·怀特黑德(Alfred North Whitehead,1861-1947),是英国著名的数学家、哲学家,先后任教于剑桥大学、哈佛大学。他和罗素合著的《数学原理》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数学逻辑作品之一,作为历程哲学学派的奠基人,怀特黑德的思想在生态学、教育学、物理学、生物学、经济学、心理学等诸多领域影响深远。

  1929年,怀特黑德在哈佛大学任教期间,发表了一篇对现代教育影响深远的文章——《教育的目标》(《The Aims of Education》)。

  文中,他发明了“惰性知识(Inert Knowledge)”这个词,用来形容那些缺乏生命力、无法灵活运用于现实生活、没有使用目标、不能解决问题的知识。

  比如,胡克定律(物理)、阿伏加德罗常数(化学)、董仲舒的新儒学(历史),这些高中会考的知识点,你肯定学过,但你还记得吗?最近,在日常生活中用过哪个吗?

  任何知识,如果你只是记得它,在生活里从来不用,也不知道怎么用,那对你而言,它就是“惰性知识”。

  怀特黑德认为,学习“惰性知识”不但没用,还非常有害,因为这些用不上的碎片化知识会占用大脑的存储空间,导致思维混乱及各种认知问题,就像电脑存了太多没用的程序会影响运行一样。

  所以,从这个意义上说,惰性知识就是精神赘肉,书呆子就是智识上的大胖子,那些不消化、用不上的知识跟堆积在体内的脂肪一样,都会导致负载过大、淤塞、迟钝,并诱发各种“疾病”。

  对此,怀特黑德的解释是:“为什么有些没上过学的聪明人反而更明白事理?因为,他们的脑子没有负担可怕的‘惰性知识’。所有改写人类历史的伟大的思想革命都是对惰性知识的激情抗议。”

  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资深教授、美国著名教育心理学家、国际思维协会组织委员会常委、哈佛大学“零点项目”的创始人之一戴维·珀金斯(David Perkins),长期致力于研究智力、理解、思考、创意等与学习相关的议题。他继承了怀特黑德的教育理念,并提出真正的学习应该具有“生活价值(lifeworthy)”。

  最近,珀金斯出版了新书《为未来而教,为未来而学》(《Future Wise》),在序言里,他提到,他人生中的第一辆自行车,是在寒冬一月的生日当天得到的,爸爸亲手教会了他骑,这段记忆让他想通了知识的本质是什么。

  事实上,知识本身是中性的,并没有“惰性(Inert Knowledge)”和“活性(Activated Knowledge)”之分,但现代的学校教育主要教运算法则、科学公式、历史事实,却不教运用这些知识的思维技能,导致孩子们学到的都是碎片化、彼此不关联的信息点。

  珀金斯认为,“活性知识”是以深度理解为基础的,是有活力、可建构、跨学科的,既能相互联接,又能解决问题,能孕育、发展出新的知识,更是终生学习的必要条件。

  设想一下:你一不小心,开着车冲下了悬崖,汽车幸运地架在了树杈上,悬在半空没掉下去,你想打电话求救,却发现手机掉到了车厢的另一侧。怎么办?拿手机有可能令汽车失衡,马上摔下悬崖;不拿手机只能等人发现,时间长,不确定因素多。哪种选择生还的可能性更大呢?

  其实,运用我们中学学过的三角函数和力学原理,就能找到受力点,做出明智的判断。

  这就是“惰性知识”和“活性知识”的区别。前者是散乱堆积的知识点,后者是用思考、实践织成的知识网,会像一个健康的有机体一样,自我生长。

  伊诺·黑尔(Enoch Hale)博士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,有17年的教学经验,现就职于美国学术学习转变实验室(Academic Learning Transformation Lab),致力于网络时代的关联教学。

  黑尔博士说,他曾连续三年在学期的第一堂地理课上问学生:“地球是什么形状的?”

  但当黑尔博士继续问:“你怎么知道这是真的?你能检验或证明它吗?这个知识能帮你解决什么问题?能帮你像一个地理学家那样思考吗?”

  然后,黑尔博士会告诉学生们:“你们获得这个知识的方法,跟中世纪的人相比,没什么两样,他们也是听人说、从书上学到‘世界是平的’的。”

  黑尔博士认为,现代社会科技进步迅速,教育的内容也在改变,但教育的方法却原地踏步。在他看来,老师应该创造场景,引导学生批判性、应用性地获取知识,只有这样孩子们才能学到活性、而非惰性的知识。

  这也是在教育领域全球领先的芬兰未来的教改方向——变“科目教学”为“专题教学”。

  到2020年,全芬兰的中小学都不会像以前一样,单独上一堂历史课或数学课了,取而代之的是跨学科的专题学习。

  比如,学校会开设一门“欧盟”主题课程,讲述欧洲各国的语言、经济、历史、地理、文化。再比如,职业学校的学生会学习“餐厅服务”,这其中包括数学、语言、沟通技巧等等。

  全球最大的网上支付公司PayPal、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 X、环保跑车Tesla、超速城际交通系统Hyperloop的创始人艾伦·马斯克(Elon Musk)从小爱阅读,在他看来,人脑如电脑,读书就是下载程序。

  马斯克对“下惰性知识软件”的现有学校教育很不满,所以,他给自己的5个孩子创办了一所名为Ad Astra(拉丁语里To the stars的意思)的学校。这所学校不分年级、学科,主要教解决问题的能力。

  马斯克说,传统教育喜欢兜圈、绕远,如果想教发动机的原理,会从认识扳子、螺丝刀开始。但正确的打开方式是:直接展示发动机,想进一步了解发动机的原理,需要把发动机拆开,这时候我们需要扳子、螺丝刀。

  既不是芬兰人,也没有马斯克那样的爹,怎么办?怎么才能让孩子学到活性知识,远离惰性知识?

  别急,对此怀特黑德、珀金斯和黑尔博士都给出了一系列非常靠谱、很好操作的建议,家长们不妨试试:

  怀特黑德认为,知识领域狭窄会令头脑中的某些知识孤立起来,无法建立联接。而且,基础知识的欠缺、薄弱还会影响阅读,限制孩子的自学空间,导致轻信和偏见。

  所以,珀金斯提出,基础教育应该塑造“业余的专家(expert amateur)”,即,能够自信、正确、灵活地理解和运用基础知识的人。

  别小看这些并不深入的知识。广泛的常识既是选择、判断的基础,又为孩子的兴趣发展提供了无限可能。

  在传统教育中,问题是开始,答案是结论。所以,大部分母亲在孩子放学回家后都会问:“你今天学到什么啦?”

  但普利策奖得主、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伊西多? 拉比(Isidor Rabi)的妈妈当年却是这么问的:“拉比,你今天有没有提出一个好问题?”

  所以,父母可以尝试着多问孩子开放性、启发性的问题,以此激发孩子思考的热情。在思考的过程中,孩子会自觉串联已有的知识,思维能力、自学能力、好奇心、创造力也会随之潜滋暗长。

  比如,家里想养一只宠物,就可以请小朋友帮忙选择,从而让孩子学着研究、分析、思考:

  所以,父母可以尝试着定期开家庭分享会,每个人分享一个自己最近学到的东西,孩子也可以藉此整理思路,深入琢磨自己学到的知识,并在复述的过程中把知识联接起来。

  比如,把事实设想成假设,然后和孩子一起想办法证明它,类似于“现在有人假设地球是圆的,我们该怎么验证?”

  比如,看了一幅画、一个雕塑,可以和孩子讨论一下,画家、雕塑家想表达什么。

  打破学科界限,发现重点,思考不同的可能性,比较,评估,弄清因果,找出问题,给自己的观点找证据……等等,所有这些都能让孩子的知识“活”起来。

  “惰性知识”是背下来的,“活性知识”是练出来的。前者是知识,后者是能力。

  也是面对知识爆炸、科技迭代、无法准确预知的未来、有限而不可逆的人生,最有价值、最值得学习的。
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乐橙lc8娱乐官网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上一篇:2021国家公务员考试行测文学常识知识点:年龄称
下一篇:2020重庆选调生考试备考常识:儒家、道家名言积